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6、地道(1/2)
我在豪门当夫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安静了不到半个小时,外面明显再次热闹起来的声音将傅安妮惊醒了过来。

  “明玥姐姐,我们怎么办?”傅安妮听着外面的声音,有些惶恐地拉着冷飒的衣袖小声问道。

  冷飒伸手拍拍她的手背低声安慰道,“别怕,不会有事的。”

  在脑海里飞快地回想了一下方才那灯光照亮房间一瞬间整个房间的陈设,冷飒拉着傅安妮小心地走到了房间的另一个角落,果然在角落里摸到了一个大木柜子。

  摩挲着打开柜子,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然后把傅安妮塞了进去,低声吩咐道:“别出来。”

  傅安妮点了点头,将自己往柜子更角落的地方躲了躲,冷飒又重新将东西一件一件放了回去。

  她们做这些的时间,外面的声音也越发激烈起来,显然是几个领头的人中间发生了什么矛盾。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那个傅家大少夫人一定回来吗?怎么这么久了还不见动静?”明显有些脾气火爆的男人怒道。

  另一个稍显年轻一些的男子安抚道,“别着急啊,说不定是送信的人迟到了。”男人显然不信,“这雍城能有多大?这都一个多小时了还没动静?我就说抓那个小丫头根本就不靠谱。”

  一个女声有些不满地道,“又没让你动手,那丫头可是我们想办法弄来的。”

  “你什么意思?!”男人声音渐渐高扬,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怒火。

  年轻男人连忙灭火,“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都少说两句。既然傅家不肯合作,不如咱们送点东西去提醒他们一下?”

  “什么意思?”男人问道。

  那年轻男子冷笑了一声:“咱们送那丫头一根手指去提醒提醒他们,免得他们以为我们是开玩笑的。”

  外面院子里一时间有些沉默,那年轻男子道,“怎么?我的提议有什么不妥吗?”

  那女人满不在乎地道,“倒也没什么不妥,只是这样一来咱们可算是彻底得罪傅家了。”

  那年轻男子冷笑道,“怎么?难道你还以为我们现在不算是得罪傅家?”那女人也沉默不语了,显然是赞同了他的提议,“胡老大,你怎么说?”年轻男子又问道。

  那中年男子沉默了片刻,咬牙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干了!”

  年轻男子满意地笑道,“好,那就请胡老大进去斩下那丫头的一根手指,咱们给傅家送过去。”

  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转过身一言不发地朝着冷飒和傅安妮所在的房间走了过来。

  “大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正是之前被冷飒胁迫的青年小喽啰,“我觉得这样不妥。”

  “你又是谁,一个小卒子听命行事就是了多什么嘴?”那女人不悦地道。

  那中年男子看了看自己的属下皱了皱眉,没有理会女人的话问道,“你想说什么?”

  青年道:“那里面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罢了,哪里需要大哥亲自动手?还不如请这两位自己动手。”

  “你懂什么?大家一起合作,人我们抓来了,难道胡寨主不需要交个投名状?正好这傅家六小姐就是最好的对象。胡兄的人再三推脱,难不成是有别的什么心思?”那年轻男人道。

  “我自然没什么意思,只怕你们想要坑我大哥吧?”

  “我们跟你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坑你们做什么?再说了,之前那些金条胡寨主拿的也不是假的,现在拿了钱却不肯做事,未免有些过分吧?”

  那青年还想说什么,中年男人却已经一挥手道,“行了,一点破事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我去就是了。”

  “大哥……”那青年还想要拦,却听到里面传来几声节奏有些奇怪的敲击声,立刻顿了一下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里面是什么声音?”女人警惕地道。

  那青年脸上一片淡定,满不在乎地道,“那小丫头着急了在闹腾吧?”

  见其他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中年男子便抽出腰间的匕首朝着里面走去。

  他一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彪形大汉,自然不会将傅安妮这样一个才十五还不到自己胸膛的小丫头放在眼里。

  推开门走进去同时也伸出一只手打燃了火,看都没看坐在墙角的人就朝着另一边的桌子走了过去。点燃了桌上的油灯之后才转身看向角落里的人,提着刀朝她走了过去。

  走到跟前,中年男子冷声道:“小丫头,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命不好生在了傅……”一个家字还没有出口,男人突然察觉到了不对。

  眼前这个将头埋在膝盖上的女子根本就不是下午抓回来的丫头。别的不说,虽然他只匆匆看了几眼但是衣服明显就不一样,总不能是外面那个婆娘还好心给她换了身衣服吧?

  另外身形也不太一样,这个看着明显就比那个小丫头要大一些……

  “你……”

  不等他反应,冷飒已经抬起头来手中匕首刺向了他。

  那中年男人到底也是做着刀口舔血的营生的,反应还是极快连忙后退几步避开了这一刀。

  冷飒就地一滚,一刀就刺在了他的左腿上,刀锋一横左腿立刻血流如注。

  中年男人闷哼了一声,恼怒之下伸手就要去砍冷飒,冷飒却已经飞快地退出了他的攻击范围。

  “你到底是谁!”中年男人一声怒吼,冷飒笑道,“你们不是在找我吗?我来了怎么又问我是谁?”

  “你是…傅家大少夫人?!”中年男子惊怒交加,拖着一条血流不止的腿道。

  屋子里的动静自然也引起了院子里的人的关注,那对年轻男女立刻就想要往里冲一边朝外面叫人,站在门口的那青年毫不犹豫地掏出枪,对着两人就是一阵乱射。

  两个人瞬间重伤,那人打的很准,连续几枪都打在要处,既不会立刻就死掉也失去了行动能力不用担心他们再做什么添乱。

  不过这一番动静到底还是惊动了外面的人,很快就有人朝着里面冲来。

  那人连忙躲到柱子后面将最先冲进来的人一枪击毙,一边扭头问里面,“有人冲进来了!”

  里面传来冷飒的声音,“怕什么?我们的人也来了。”

  果然,下一刻外面就响起了凌乱的枪声。

  冷飒拖着那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扫了一眼倒在院子里的两个人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头道:“枪法不错。”

  那中年男子这才发现自己的小弟竟然反水了,顿时怒不可遏。可惜连他自己这会儿都成了阶下囚,自然也就不能对那人如何了,只是狠狠地瞪着他咬牙道:“叛徒!”

  那青年却仿佛一点儿也不在意,甚至还好脾气地对中年男子笑了笑,更是气得对方恨不得用眼神撕碎了他。

  “胡老大!”负伤被迫坐在地上的年轻女人同样也咬牙切齿,不过对象却是那中年男人,显然是认为对方御下无方才导致他们现在狼狈的处境。

  那中年男子倒也光棍,对那女人翻了个白眼,“你现在对劳资发火有什么用?你们不是说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了吗?连个女人摸进来了都不知道,万全个屁!”

  “那还不是因为你的人无能?”女人忍无可忍,咬牙道。

  冷飒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三人,笑眯眯地插嘴道:“我觉得他说的没错,你们现在互相推卸责任确实没什么用啊。”

  那年轻男子抬头打量着冷飒,好一会儿才有些阴恻恻地道,“傅家大少夫人,幸会了。”

  冷飒同样也低头打量着他,“对你们来说
为您推荐